军事经济学院襄樊分院让入伍大学生迈好军营的
首页
阅读:
admin
2020-02-19 08:38

  军事经济学院襄樊分院是首批接受地方入伍大学生集训的军校之一。10年来,他们集训总后系统的3300多大学生干部安心部队工作,特别是战斗生活在青藏高原等艰苦地区的参训大学生,也没有一人因工作环境和条件艰苦提前离开部队;30%的大学生干部已是业务骨干。他们创立的《坚持“三个强化”,加快实现地方入伍大学生的“两个转变”》训练模式

  大学生初到训练大队,表现出来的是对严格正规的军营生活,特别是我军政治工作这条生命线理解不深。博士小罗在一次政治课上站了起来说,“我是搞后勤业务研究的,上政治课没啥大用。”

  这一话题摆到了院党委会上,政委罗兆祥感到:学子们文化基础好,但更要打牢大学生向军人转变的思想基础,铸牢军魂意识。为此,他们根据大学生的特点,充分发挥部队政治工作的优势,把过去的单一教育变为系统教育,紧紧围绕政治合格这条主线,以灌输军人政治常识为基点,以端正世界观、人生观为重点,形成了“四个一”的育才模式:一个大纲———《总后入伍大学生军政训练教学大纲》,一本教材———《总后入伍大学生军政训练统编教材》,一支队伍———军政素质全面过硬的教学管理队伍,一组设施———信息化教学和娱乐设施。通过老八路孙林泉讲述我军发展壮大的历程,组织大学生到烈士陵园举行入伍宣誓,利用课堂、校园网络、广播和板报宣传军队优良传统,开展“弘扬光荣传统、争做红色传人”的讨论和读书演讲会等活动,坚定了学子们跟党走的信念。

  一系列教育,小罗思想起了变化。教导员唐毅趁热打铁做小罗的思想工作。得知小罗最崇敬的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后,唐教导员又特意借来了影碟《李四光》给小罗看。当看到解放前报国无门的李四光,新中国成立后,在的领导下,以极大热情投入到科学工作中,成为一名中国党员时,小罗陷入了沉思。不久,他主动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他写道:“我要听党的话,把自己的科学研究始终与党的事业联系在一起,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。”

  10年来,到此参训的大学生有95%的大学生主动递交了入伍以后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,所有参训的大学生先后都加入了。点滴养成军人素质

  一次开训典礼时,操场上烈日当空。大学生们没坐上几分钟就开始躁动,有的东倒西歪,有的交头接耳。

  “不管你是学士、硕士,还是博士,既然穿上军装,你们首先应是合格战士。”大队领导抛出掷地有声的话,拉开了从严训练的序幕。

  他们从站相、坐相、走相抓起,从体能训练、识图用图、轻武器操作练起;他们人手一册《怎样当个合格兵》,让大家对着学,照着做,军旅方阵严整的第一步从这里迈起。

  哪知刚开训,博士小叶便拿着胃药找到队领导,要求为自己做可口的小炒;出操时,他又以自己患病怕见阳光为由不参加训练;晚上他又找到队干部,说有晚睡的习惯,要求住单间。队领导一方面给他抓紧时间治病,一方面做他的思想工作,队长李玉华还给他送来了暖胃用的热水袋。叶博士学的是经济专业,就让他给学员队上经济学课;他有文艺特长,队里就专门为他组织了一台个人文艺晚会,使他的能力得到认同,让他感到集体温暖。叶博士感动之余,用诗句表达了自己的心情:“关心是线,把我们的情相连;关心是手,把我们的心相牵……”

  教员和队干部自觉做到“说的让大学生信服、做的让大学生佩服”,以“标准的军人形象、模范的党员形象、可亲的兄长形象和可敬的师长形象”规范自己的言行。刮风下雨时,他们在雨中喊口令、做示范,让大学生们在训练棚中做练习;出操时,他们总是最先到训练场;拉练时,他们总是负重最大。在他们言传身教的影响下,大学生们叫响了“摒弃娇气,磨砺骨气”的口号,烈日中练军姿,风雨中练战术,摸爬滚打练意志,野外拉练练生存。

  3个月后的阅兵式分列式和结业典礼上,叶博士作为优秀代表在主席台上发了言。时逢下雨,近千名学子在台下坐了近两个小时,方阵始终肃静整齐。一位老将军见此情景,连声称赞:“这才是有知识的合格军人!”理想化作具体行动

  医学博士小杨医术高明,在读博士期间,到他那里去看病的都得挂专家号。他入伍在大队集训期间,对同学们的训练伤等常见病,认为是“小儿科”,不屑一顾。

  通过调查,大队干部发现有些大学生虽然志向高远,但却不愿从具体小事做起,他们将这类现象称之为“不看小病现象”。这种现象看来事小,却是关乎他们到部队能否胜任本职工作和安心部队建设的大事。为此,他们没有单纯地说教,而是请来了邹延龄、柏耀平讲在军事科技领域建功立业需要从点滴做起的道理。针对大学生的思想实际,他们还展开了“怎样让理想在现实中闪光”的讨论,使学子们对做具体事与实现理想的关系有深刻的认识,铸牢安心部队、建功军营的理想。

  人人是老师,处处是课堂,野营拉练也成为净化学子思想的场所。部队到“双拥模范县”——谷城时,谷城人民热烈欢迎拉练学子的情景,让杨博士感动:老百姓怕狗伤学子,都自发地将自家的狗拴好;夜间行军时,凡有坑坎的地方都有老百姓打着灯笼手电在那里守候;有位70多岁的徐大娘拄着拐棍为部队送来了亲手纳的鞋垫……可当部队返回特意到徐大娘家致谢时,却发现她已病故。而大娘患的正是被杨博士视为“小儿科”的流感。杨博士受到了震动:只有脚踏实地从具体事做起,才能实现建功军营远大理想。在参训期间,他利用课余时间为战友和驻地群众义诊近千人次,当地电视台对此作了专题报道。(解放军报2003年11月15日第2版)